所在位置:首頁 >> 廉潔文化 >> 廉政史鑒
範仲淹倡導的大善
信息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:2016-10-28 09:49:16點擊次數:18115
【字體大小:
轉載分享:
0

  範仲淹(989-1052年),字希文,谥号文正,世人尊為“範文正公”,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、文學家、軍事家和改革家。他一生心系蒼生、大愛無疆,以仁者之心善行天下。

  範仲淹少年時學習非常勤奮,他晝夜不停地刻苦讀書,疲乏的時候就用冷水澆臉保持清醒。由于沒有經濟來源,他的生活異常拮據,以至于“劃粥斷齑”,也就是每天煮一鍋粥,等粥放涼坨到了一起,把粥劃為四塊,再采點野菜弄碎,撒上點鹽和醋,早晚各吃兩塊粥配點野菜。正是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,範仲淹懂得了民間疾苦,立下了“以天下為己任”的淩雲壯志。

  1015年,26歲的範仲淹考中進士,任廣德軍司理參軍,從此踏上仕途。他宦海沉浮近40年,為官處事隻有一個原則:一切從是否利國利民出發,從不計較個人得失,因而多次被貶官,流傳千古的名篇《嶽陽樓記》就是他被貶官在外時所寫。1043年,在鎮守邊關4年、抵抗西夏之侵擾後,範仲淹被任命為參知政事(相當于副宰相),受宋仁宗之命,他與富弼一起主持改革,這就是北宋初年的“慶曆新政”。範仲淹日夜謀慮國家富強,考核官吏、删繁就簡,北宋欣欣向榮。然而因為新政限制了官僚地主特權,遭到了強烈反對。新政僅實施一年多,皇帝即下诏廢除一切改革措施,範仲淹又一路被貶官。在經曆人生這樣的大起大落時,他依然不改初心,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、“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”,表達了他看淡功名的豁達心态和悲天憫人的高尚情懷。

  範仲淹曾說過,不為良相便為良醫,因為良相與良醫都是濟世救人的。他一生急危救困,善舉無數。擔任府學教授時,他經常用自己的薪俸救濟家境貧寒的四方學子。在故鄉蘇州任知州時,範仲淹買下一塊地準備建宅養老,當聽說這是風水寶地時,他就改變了主意,在那塊地上建了一所府學。他說:“我在這裡安家,隻我一家可以得富貴。建成學堂,在這裡接受教育的學子,都可以受到好風水的蔭庇。”府學建成後,他又請了一些著名學者來講學,影響遍及全國。有一年在商丘,他命次子範純仁去蘇州運五百斛麥子回來。純仁當時還很年輕,船過丹陽,他偶遇父親的老友石延年,得知石延年家中連喪三人,因無錢回鄉安葬而滞留丹陽已經兩個月,他就把麥子和船送給石延年。純仁回家後向父親彙報了石延年落難的事,範仲淹立刻說:“為什麼不把麥子和船送給他?”得知兒子這樣做了之後,他連連稱好。

  範仲淹父親早逝,範氏一族并沒有給予他們母子很好的照顧,他的母親因為生活無着不得不帶着他改嫁,導緻範母死後不能葬入範家祖墳。但是範仲淹做官後并沒有記恨族人,反而常常照顧族裡的窮人。到老年時,他又創造性地做出了一件驚人之舉,拿出全部的積蓄,在蘇州附近購置1000餘畝田産興建“義莊”。有别于單純用錢資助窮人,範氏義莊内有義田、義宅、義學,用義田的收入來維持義宅和義學。範仲淹還親自定下了《義田規矩》,規定了義莊的經營方式和扶助标準,保證貧窮的族人能得溫飽、受教育和完成婚喪嫁娶等事,并且規定鄉裡外姓貧苦人也能得到救濟,宋人錢公輔曾作《義田記》記載此事。

  與對百姓的“泛愛衆”相比的,是範仲淹對自己和家人的“吝啬”。很多年輕時經曆過貧困的人,一旦發達後就容易驕奢淫逸,對子女更是嬌寵無度,甚至為了子女貪污受賄。範仲淹則不然,他一生保持着艱苦樸素的生活作風,并且要求子女們都要勤學、勤儉。他家中生活僅足溫飽,除了有賓客來訪,從來沒有過兩種以上肉食,四個兒子隻有一件像樣的衣服,要輪換着穿才能出門會客。家中聚會,兒子們都是一身布衫,兩袖詩書。次子範純仁結婚時,因為妻子也是貴胄之女,所以希望把婚事辦得體面一些,範仲淹絲毫不講情面,要求一切從儉。新娘家自備绫羅綢緞做嫁妝,被範仲淹聽說了,教訓純仁說:“我家一向清儉,兒媳不能用羅绮壞了家規。如果把绫羅帶進家門,我就當衆把它燒掉。”兒媳知道後,不得不很簡樸地舉辦了婚禮。

  範仲淹63歲病死在改官途中,他沒有給子孫留下任何物質遺産,家裡窮到買不起入殓的新衣,沒有錢為他安葬,還要靠朋友的資助,他才得以入土為安。可是他的精神遺産卻非常豐富,他的政績、軍功、文學造詣和大愛善行代代相傳、光照千秋,比起一切物質遺産,這才是後代永恒的财富。他的後代子孫也繼承了他的仁德高義,世代經營義莊,範氏義莊維持達900年之久,由宋代1000多畝到清朝宣統年間增加到5300畝,恩澤惠及一方。

  古人雲:“積善之家,必有餘慶”,範仲淹雖然沒有購置好風水的宅子,但他的四個兒子,除長子純祐年輕時與他鎮守邊關患上心疾在家養病外,其他三子純仁、純禮、純粹都位列公卿。範純仁曾兩度拜相,為人忠恕仁愛,與父親一樣,他把薪俸的大半用于義莊。親族中有人向他請教君子之道的,純仁說:“隻有節儉可以輔助廉德,惟有忠恕可以成就品行。”範仲淹與他兒子們的事迹足以證明了那句話:“善人居福地”,真正的好風水在于人們善良的心。

 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,範仲淹學識淵博、品行高潔、文采風流,門下弟子無數,在他的身體力行、言傳身教下,當時士大夫開始矯正世風,嚴以律己,崇尚道德節操。在範仲淹建蘇州府學後,宋仁宗下诏全國各州郡都要建立學宮,宋代教育由此興盛,為北宋初期的政治清明和文化繁榮奠定了基礎。範仲淹所建範氏義莊開民間慈善互助之先河,在他的首倡帶動下,自宋代開始,公私效仿者衆多,義莊和其他慈善機構不斷湧現,并且這種慈善事業逐漸發展壯大,至清代乾隆年間,僅姑蘇一地“義莊”就多達六十多家。範仲淹隻活了60多歲,可他的慈善義舉一直延續至今,後代受益者不計其數。

  範仲淹用一生的善行诠釋了《禮記·禮運》裡的那句話:“大道之行也,天下為公……人不獨親其親,不獨子其子”。無論高居廟堂還是僻處江湖,他都能為國盡忠,為民盡力。《宋史》評價範仲淹:“自古一代帝王之興,必有一代名世之臣。宋有仲淹諸賢,無愧乎此……考其當朝,雖不能久,然先憂後樂之志,海内固已信其有弘毅之器,足任斯責,使究其所欲為,豈讓古人哉!”南宋朱熹盛贊他:“有史以來天地間第一流人物”,此言不謬!